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故园花香春暖 二冬魂兮归来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08年03月25日

故园花香春暖 二冬魂兮归来

宿州学院原中文系主任 周治杰

4月22日上午,传来孟二冬教授病逝的噩耗,尽管三天前,我陪学院领导刚从北京探视归来,对他的病情已有思想准备,但遽闻之后,仍然情不能已而老泪纵横,禁不住喟然诘叹:彼苍者天,何以夺国之英才?

二冬是宿州学院前身宿州师专中文系七七级学生。当时我是他的系主任并兼任一个学期的班主任。二冬最初引起我的注意,是在他入学不久的一次系际之间的篮球赛场上。比赛虽然紧张激烈,但他始终微笑从容。他高大健壮,勇猛顽强,机敏矫健,球风球艺出众,十分引人注目。

他平日脸上总是荡漾着谦和、率真的微笑。他虽出身于干部家庭,却毫无有些干部子弟的优越感、纨绔风。他厚重诚朴,低调内敛,言语不多,果决干练,是真正如先贤们所称道的那种“讷于言而敏于行”者。

他刻苦好学,谦恭勤勉,有着强烈的求知欲。平日总见他手不释卷,上课专注,笔记详尽美观,常被班内展示传阅。他酷爱古典文学,许多古典诗文名篇皆可出口成诵。即如屈原洋洋370余句,被学生视为诵读畏途的《离骚》,竟也能全文背诵如流!为准备当一名称职的语文教师,他平时坚持说普通话,练习朗诵。课余常见他身板笔直地坐在位上练软硬笔书法,因而现在他课堂上那一口动听的“富有磁性,底气十足”的普通话和那一笔舒展典雅的繁体竖行板书,深为他的学生所赞佩;他喜欢唱歌,热爱体育锻炼,是系里篮、排、足球的主力队员。他在校运动会上的跳高记录,一直保持20多年,至今传为佳话。

由于二冬在校品学皆优,文体兼擅,年纪最轻,因而毕业时被择优留在校团委搞行政工作。二冬很快进入角色,获得领导和师生的好评。但一学期后,他却向我提出回系当老师。当时我有点出乎意料。因“文革”结束不久,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尚不被看好,不少学生对走向社会或留校从政,心向往之而难于求得。我对他说:“你父母都是从政多年的老干部,你年轻,又有文体方面的专长,领导留下你就是准备让你锻炼一下,任团委书记,你从政不是很有前途吗?”他微笑着恳切地说:“我中学阶段,是在‘文革’中度过的。师专二年,时光匆匆,我总是觉得自己读的书太少,现在我最渴望的是多读点书。回系当老师可以边教边学,能静下心来多读点书,我有信心将来当一名称职的高校教师。”他“和而不同”的精神境界与坦诚执著的人生追求,使我深为感佩!便欣然欢迎他回系任古代文学课的教学。

我从事教育工作多年,深深体会到人生道路的选择,对于一个人终身成就大小的决定性影响。二冬弃政从教,不是针对行政工作本身,而是其“情志”使然。二冬的选择,是超越当时功利现状而作出的“质性自然”的选择,是他“疏离世俗、淡泊名利”,入磨难之途而终成正果的“高尚其事”!自从他立志从教之后,即雄关迈步,一往无前地踏着一条书山登顶、学海苦渡、曲折艰辛、长途跋涉之路:他负笈南下,被安徽师范大学祖保泉教授称许为“孺子可教”;他携箧北上,有幸在北大师从于使他终身蒙受教诲、荫佑,慧眼识珠的著名学者、教授袁行霈先生。在袁先生的濡染、指导、鼓励下,他视野更开阔,心志更高远。进修回校后,就在紧张的教学之余苦学外语,积极准备考研。1985年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硕士研究生二度进京,成为袁先生的入室弟子。硕士毕业后,到烟台大学任教二年,虽备受器重,他婉拒慰留,从而三度进京,考取了袁先生的博士生,并进而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二冬由专科而硕士、而博士;由助教而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导,直至青灯黄卷,殚精竭虑,取得洋洋400余万字的科研成果;新疆支教,置死生于度外,坚持上完最后一堂课,累倒在讲台上,成为学者典范,师者楷模!二冬在其人生征途上,笑对磨难,一步一个脚印,步步莲花,终达善境。这是一条起步何其平凡,结果又何其辉煌的艰苦跋涉的漫漫长途!钢铁就是这样练成的吧!

从30年前认识二冬起,无论二冬与后来成为其夫人的同学耿琴身处何地,我们始终彼此关注,联系密切。他每发一篇重要论文,每出一本专著,都会及时寄给我。04年5月,听说二冬突因恶症动了大手术,我极为震惊痛惜,两年间曾先后六次专程前往探视。前四次,不管是在他家里,还是在病房中探视,虽见其一次比一次憔悴,病情日重,但他依然保持着那固有的率真、诚朴的微笑。在母校领导和师友面前,依然关心他人的健康、工作与生活;所谈总离不开读书、教书、写书;所询问的仍是母校的现状与发展前景,从不提自己的病况!每看到他病魔缠身的那毅然、泰然、释然的微笑,我都凄然感叹:二冬真乃大仁大智大勇者也!4月19日,我陪桂和荣院长最后一次赴京探望,二冬已处弥留之际,他已无法听到桂院长代表母校师生发出的执手呼唤;我用颤抖的手拂摩他的头部面颊,口贴耳际反复呼唤“二冬,二冬!”他已毫无反应,只是大口喘着粗气,我再也止不住哽咽而泪如泉涌……

这样一个曾经英气勃勃的健者,一颗值得信赖的心灵,一个睿智博学,前途无量的学者,难道就这样抛下他心爱的学术、倾心的事业、挚爱的学子,抛下他终生相伴,同样诚朴、善良、贤能而值得信赖的妻子和豆蔻年华、大器将成的娇女,渐行渐远地走了吗?四月的京华,杨花漫天,柳絮轻颺,二冬真的在《春江花月夜》梦幻般的雅音中驭风远去了……悠悠苍天,曷有其极哉?!

二冬的一生,平凡而又非凡。他为了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坐冷板凳,做真学问”,默默耕耘,无私奉献了毕生精力,这一切既没有表现为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表现为热血沸腾的豪言,连醒世警人的妙语也不多见,他只是爱岗敬业,心无旁骛,以踏踏实实的行动,实践着他“当一名称职的高校教师”的从不张扬的誓言,代表着当代优秀知识分子群体对党的无限忠诚;他发自内心的尊师爱生,为人师表,坦诚处世,友善待人,体现的是中国知识分子慎独自律的传统美德;他勤奋严谨,自强不息,视学术为生命,以教育为终生事业,自觉地把致力于教学科研,宏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本职工作,融入到国家富强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业中去;他的业绩所展示的是以优良的爱国传统和学术品格为特色的北大文化和北大精神;他热爱生活,关心他人,坚忍不拔,开朗乐观,其精神底蕴,是优秀中华文化传统哺育之下,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厚德载物、品节坚贞、气质弘毅的“内圣”境界!

从二冬的身上,我们感受到了平凡中的伟大,平淡中的崇高,他以发自内心毫无矫饰的诚恳和善,让现代人们懂得:在各种美德中,有一种最难能可贵的美德叫本色纯真、为而不恃,莫之命而常自然的“玄德”;在各种胜利中,有一种“东方不败”式的成功,叫做生命不止,奋斗不息;在各种英雄中,有一种以恪尽职守,不求闻达的方式,为国家、为民族而忠贞不二、无私奉献的真心英雄;在人生的各种辉煌中,有一种平淡而崇高、平凡而伟大的任何人只要自强不息、持之以恒,都可以成就的辉煌!

二冬,是北京大学的骄傲,是教育工作者的典型,是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更是母校宿州学院莘莘学子的楷模。二冬太累了,亟需休息了,但这休息应该是奋进间歇的休息,而不应该是耗尽全部精力后的永远的安息!他短短的49年历程,给世人留下了丰厚的文化学术遗产和道德情操财富,同时也给世人留下太多的遗憾和惋惜,给家人、师友、学生留下太多的眷恋和对他的钦仰与怀念!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二冬生命和精神的最后栖息地北大燕园,正是桃红柳绿,芳草芊芊;二冬事业起步地的母校——宿州学院,同样是百卉竞放、花香春暖。这里正进行着持久而深入的学习孟二冬的各项活动,二冬的业绩和精神已成为故乡和母校的光荣和骄傲,成为母校宝贵的精神财富。二冬父母所在的宿州,二冬师友守望的宿州学院,虽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身影,都将以母亲的博大胸怀,永远铭记她的优秀儿女中的杰出代表孟二冬的英名,并发出弥漫于天地之间的深情呼唤:

二冬英灵不朽,二冬魂兮归来!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