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二冬印象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08年03月25日

二冬印象

宿州学院原党委副书记 张殿才

每次看到媒体上对二冬事迹的宣传和赞许,我心中都充盈着深深的自豪与疼爱:为学校出了这样一位英雄人物而自豪,为被病魔折磨的二冬而心疼。记得28年前学校组织的一次师生排球比赛,赛场上一个小伙子特别引人注目,只见他左右逢源,跃起扣杀,与队友配合默契,他的动作深深地吸引了我。“这个扣杀太美了!那个学生是谁呀?”我问身边的一位学生。“孟二冬!中文系的。”身边的学生一边给二冬加油一边大声地告诉我。同样喜欢运动的我就此记下了“孟二冬”这个名字。

当时学校刚刚开办专科教育,学生大概也就五六百人,平时看着都面熟,加上我主管学生工作,在与学生长期打交道中我加深了对二冬的了解,见人总是一副和善的样子,给人很亲近的感觉。他出身干部家庭,却和其他30多个同学一样住在三间屋的大宿舍里,而且从来不炫耀自己。二冬的朴实与和善再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二冬毕业时,学校决定让他留校,我考虑他既年轻,又擅长体育活动,字又写得好,准备培养他担任团委书记。二冬是一个勤快能吃苦耐劳的人,团的工作他干得得心应手。可过了一段时间,二冬却突然向我提出要回中文系教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读的书太少了,我想一边教书,一边多读些书。”说完就一直用诚恳的眼神望着我,渴望得到我肯定的回答。我让他先回去,并对他说要经过学校研究以后才能决定。其实我心里还是想让他继续留在团委,一方面因为这工作适合他,他也干得来;别一方面是我考虑到二冬的小学、中学都是在“文革”时期度过的,他的基础可能比较薄弱,怕他担不起教书的重担。

二冬看我对他的要求没有答复,并未灰心,总是不失时机地向我一再提起。直到1980年他跟我去合肥招生,才让他抓住机会。七天中,二冬施展了他从未有过的“死缠硬磨”功夫,头两天不管他怎么说,我不表态;第三天“被逼无奈”的我才把心中的希望和担忧说出来。二冬听后沉思了片刻,说:“张书记,我知道你是对我好,可是我的理想是想在讲台上扎根。请您相信我,两年大学我不仅认真学习了专业课,而且还自学了很多知识,我会更加努力的!”二冬还滔滔不绝地罗列出自己所读的书目。那天他和我谈得很晚。看着决心和信心十足的二冬,我心动了,但我仍未说出来。从合肥回来的那天,我把二冬叫来对他说:“二冬,你真想教书?!你要知道回系教书可比搞行政工作苦得多!”二冬看到我已松口,他使劲地点了点头。这件事直到现在我仍记忆犹新。

回到学校我和当时中文系的领导研究决定让二冬到北大进修,以期加强他的专业素质,提高他的学识水平,为他以后的教学和学术研究奠定基础。二冬到北大后就遇到恩师袁行霈先生,从此开始了他新的求学和人生历程。

回想着与二冬相处的日子,忆起二冬当年做人、处事和做学问的许多事,感慨良多。想对二冬说的话都化作了一句:祝愿二冬早日康复,重返他心爱的讲台。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