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孟二冬:春风无限情相忆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08年03月25日

孟二冬:春风无限情相忆

中新网

“孟老师,我们今天一起去看日出。”4月22日凌晨,孟二冬教授的博士生刘占召在北京肿瘤医院一边焦急地等待,一边在墙壁的祝福树上写下了大家的心愿。

可惜坚强的生命没有抵抗住病魔的侵袭:1时20分,与癌症抗争了两年有余的孟教授永远闭上了眼睛。清晨来了,外面阳光很亮,春风轻拂,所可惜者,仁者不寿,伊人已去。

不屈的生命情

4月份一个平常的中午,孟教授用微弱的声音喊着床边守护的女儿孟菲:“下楼去走走。”久卧病榻、时常昏迷的他渴望看看外面久违的蓝天和绿地,呼吸一下春意盎然的空气。可病弱的身体不足以支撑强烈的意志,虽然他用尽力气抱着女儿试图坐立起来,但最终还是颓然倒在病床上……

这只是孟教授对抗病魔的一个缩影。早在4月11日,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虽然病情时有反复,但孟教授却坚强而执著地熬了过来。受孟教授顽强生命力的感召,亲人和学生们渴望出现奇迹。然而,疾病带来的痛苦非常人可以想象,愈到后期痛苦愈深:他要靠麻药的作用才能平静睡眠。当麻药的药力过去以后,他将两臂直直地伸向天空,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那是向亲人的呼唤?还是在推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北大中文系的袁行霈教授最熟悉他:“凭我跟他相处25年对他的了解,我知道他是一个刚毅的人。他怀着强烈的求生欲望,那动作一定是在推开死神,一定是正在从死亡的漩涡里挣扎着走上岸边。”从两年前新疆石河子大学的春天到如今北京的这个春天,从北大医院到肿瘤医院,从放疗、化疗到中西医结合治疗,孟教授就是这样一路跟死神斗争挣扎着走过来的。

不舍的学术情

在收拾遗物的时候,病房的床底下还有满满一箱子书。最后的一段日子,因为颅内积水导致双眼几乎失明,孟教授已经不可能看什么书了。箱子上蒙了一层灰尘。若在孟教授健康时,勤奋而爱书的他一定不能容忍。但如今想必书也落寞,因为相识相知的人走了。

他的每一个学生都记得导师初病到医院去看望他时的情景:那时的病房里书香四溢,跟书房差不多。一卷《唐语林》在手,孟教授在病榻上看得津津有味。不过手术后的孟教授身体毕竟有些虚弱,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地醒过来:“书掉了,书掉了!”身体急得直动,毫不在乎病榻上的点滴瓶。

学术已经渗透进孟教授的生命里。在学术界大家推举孟教授集六七年功力所作的《登科记考补正》。其实这只是他庞大学术构想中的一项资料积累成果而已。他的目光瞄准的是唐代文化价值颇高的省试诗,要在这一学术范围内做系统研究。可惜天不予寿,如此有价值的课题只能等待后来者了。

若孟教授在天有灵,一定在学术上留有太多的遗憾与不舍。“他在学术上成熟了,已经取得可喜成绩。我知道他还有更多的计划,而且已经为实现这些计划积累了不少资料。他的眼光,他的学识,都已达到使他进入前沿的地步。眼看着就要开始冲刺,可惜他倒下了!”既是良师也是益友的袁行霈教授痛惜不已。

不尽的亲人情

由于双眼失明,双耳失聪,病重的孟教授已经无法辨认一般人和物。但是他仍然可以感触两个人:妻子和女儿。

“爸爸,爸爸!”睡醒的孟教授微微动了一下,女儿孟菲赶紧上前,拿起爸爸枯瘦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长发,这是他们一家人交流的方式。相处这么多年,他们早已心心相通。马尾长发是女儿,卷曲短发是妻子,病榻上的孟教授通过这种方式确认身边的亲人,感受她们的温暖和照顾。

太平间里的孟教授一脸平静。妻子耿琴一边端详,一边整理着丈夫身上的西装和领带,语音哽咽:“就像你以前从家里去学校教学生的时候穿的一样。每次都要在镜子面前整理半天,打扮得精精神神的。”往日的回忆涌上心头,耿琴不禁潸然泪下。面对此情此景,在场的人默默听着,无不跟着眼眶泛红。

孟教授生病的日日夜夜,耿琴陪伴着他一起走过。在孟教授生命的最后几十天,耿琴几乎没有怎么合过眼。孟教授虽然话语不多,但深深的夫妻情谊,亲人鼓励的目光一定是他抵抗病魔的强大精神支柱。

19日下午,昏迷中的孟教授醒了。借着眼睛的余光,他认出了相濡以沫的妻子,紧紧握住了那双天天照料他的手……

22日凌晨,病房里的医生正在进行最后的抢救。门外的耿琴焦急地坐在椅子上。孟教授的两个学生在旁边照顾师母。她们手里拿着一盒速效救心丹,因为她们害怕身体也不好的师母支持不住……

不了的师生情

4月15日晚8时30分,孟教授醒了。“集合……30分钟到……”许久不说话的他开口了,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晚上9时,他又醒了,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来,就又闭上了眼睛。“第二天早上我们赶到医院,师母提起15日晚上的事,才想到老师是想见我们,让我们半小时后到。”他的学生们说。

让孟教授不舍的还有自己的一门弟子。“我们挨个进去探视。我握着老师的手,把脸凑过去,距离孟老师很近,他终于认出我是谁了,握握我的手表示问候。”教授的学生徐晓峰说,“走出去的时候,他的手还动了一下表示再见。”19日下午的这次相见也是孟教授跟自己学生最后一次直接的交流。

学生们也在尽己所能帮助敬爱的恩师。从4月5日开始,一篇题为“拯救北大教授孟二冬”的帖子在网上传播。发帖的是孟教授的学生们。他们把孟教授的病情简介发布到国内外多个论坛和医疗机构的网站。学生们希望能得到减轻治疗痛苦、延长生命的药方或治疗方案,以供治疗小组参考给孟教授治病。

通过轮流陪床,他们见证了孟教授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病床上的面容非常安详,就像睡着了。胡须许多天不刮,不是往日熟悉的样子。看着看着,我老是觉得被子下面还有呼吸的起伏,孟老师还活着。不禁看了又看。”一个学生似乎还不相信恩师已去。“本来我希望以后有了孩子,让他跟着师公接受一下传统文化的熏陶,以弥补我年少时无名师诲教的遗憾。可惜,这个心愿也落空了。”说起来他一脸怅惘。

“细柳春风,此日护君归后土;明窗朗月,何人伴我话唐诗”。一副挽联,同等心境。作为孟教授的导师,袁行霈教授道出了他知己故去的忧伤,而孟教授的弟子们也从中读到了对导师无尽的怀念。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