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二冬在宿州学院的日子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08年03月25日

二冬在宿州学院的日子

原中文系主任 周治杰

孟二冬是我们宿州学院前身宿州师专中文系七七级学生,当时我是他的系主任并兼任一个学期的班主任。二冬最初引起我的注意,是在入学不久的一次系际之间的篮球赛场上,比赛虽然紧张激烈,但他始终微笑从容。他高大健壮,勇猛顽强,机敏矫健,球风球艺出众,十分引人注目。 平日他脸上总是荡漾着谦和、率真的微笑。他出身于干部家庭,却毫无有些干部子弟的优越感、纨绔风。他厚重诚朴,低调内敛,言语不多,果决干练,是真正如先贤们所称道的那种“讷于言而敏于行”者。 二冬刻苦好学,平日总见他手不释卷,上课专注,笔记详尽美观,常被班内展示传阅。他酷爱古典文学,许多古诗文名篇皆可出口成诵,即如被学生视为诵读畏途的《离骚》,竟也能全文背诵如流。为准备当一名称职的语文教师,他平时坚持说普通话,练习朗诵。课余常见他身板笔直地坐在位子上练软硬笔书法,因而后来他在课堂上那一口“富有磁性,底气十足”的普通话,和那一笔舒展典雅的繁体竖行板书,深为他的学生所赞佩。他喜欢唱歌,热爱体育锻炼,是系里篮、排、足球的主力队员。他在校运动会上的跳高纪录,一直保持20多年,至今传为佳话。 由于二冬在校品学皆优,文体兼擅,年纪最轻,因而毕业时被择优留在校团委搞行政工作。他很快进入角色,获得领导和师生的好评。但一学期后,他却提出回系当老师。我有点出乎意料,因当时“文革”结束不久,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尚不被看好,不少学生对走向社会或留校从政,心向往之而难于求得。我对他说:“你父母都是从政多年的老干部,你年轻,又有文体方面的专长,领导留下你就是准备让你锻炼一下,任团委书记,你从政不是很有前途吗?”他微笑着恳切地说:“我中学阶段是在‘文革’中度过的。师专二年,时光匆匆,我总是觉得自己读的书太少,现在我最渴望的是多读点书。回系当老师可以边教边学,我有信心当一名称职的高校教师。” 自从他立志从教之后,即雄关迈步,一往无前地踏着一条书山路登顶,学海苦渡,曲折艰辛:他负笈南下,被安徽师范大学祖保泉教授称许为“孺子可教”;他携箧北上,有幸在北大师从于使他终身蒙受教诲、荫佑的著名学者袁行霈先生,并进而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二冬由专科而硕士、博士,由助教而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导,直至青灯黄卷,殚精竭虑,取得洋洋400余万字的科研成果;新疆支教,置死生于度外,坚持上完最后一堂课,累倒在讲台上,成为学者典范,师者楷模!二冬在其人生征途上,笑对磨难,一步一个脚印,步步莲花,终达善境。这是一条起步何其平凡,结果又何其辉煌的艰苦跋涉的漫漫长途!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吧! 二冬的一生,平凡而又非凡。他为了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坐冷板凳,做真学问”,默默耕耘,无私奉献了毕生精力。这一切既没有表现为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表现为热血沸腾的豪言,连醒世警人的妙语也不多见。他只是爱岗敬业,心无旁骛,以踏踏实实的行动,实践着他“当一名称职的高校教师”的从不张扬的誓言,自觉地把自己融入到国家富强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业中去,代表着当代优秀知识分子群体对党的无限忠诚。 从二冬的身上,我们感受到了平凡中的伟大,平淡中的崇高。他以发自内心毫无矫饰的诚恳和善,让现代人懂得:在各种美德中,有一种最难能可贵的美德叫本色纯真、为而不恃,莫之命而常自然的“玄德”;在各种胜利中,有一种“东方不败”式的成功,叫做生命不止,奋斗不息;在各种英雄中,有一种以恪尽职守,不求闻达的方式,为国家、为民族而忠贞不二、无私奉献的真心英雄;在人生的各种辉煌中,有一种平淡而崇高、平凡而伟大的辉煌,任何人,只要自强不息,持之以恒,都可以成就! 明天就将是中国共产党85周年华诞,举目中华,处处繁花似锦,碧草连天。二冬事业起步地的母校宿州学院,也同样是百卉竞放,花香草甜,这里正进行着持久而深入的学习孟二冬的各项活动,二冬的业绩和精神已成为故乡和母校的光荣与骄傲,成为母校宝贵的精神财富。二冬父母所在的宿州,二冬师友守望的宿州学院,虽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身影,却将以母亲的博大胸怀,永远铭记她的杰出儿子孟二冬的英名,并发出弥漫于天地之间的深情呼唤:二冬,魂兮归来!

原载2006年6月30日《光明日报》第8版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