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吾辈当学孟二冬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07年10月15日

吾辈当学孟二冬

参观孟二冬纪念馆的整个过程我都怀着一种虔诚、崇敬的心情。纪念馆朴素简单的布置浓缩了孟教授一生的轨迹,讲解员接待过一批又一批的参观者,但她们的讲解还是那么饱含深情。我不止一次聆听孟二冬的事迹,但这一次还是禁不住要哽咽。一起同去的同学静静地围绕在讲解员的周围,默默地沉浸在孟教授留给我们的那份感动之中。

在纪念馆,我看到了孟教授用七年时间写就的百万言学术著作《< 登科记考>补正》,他在清代徐松《登科记考》的基础上补正疏漏了1000余处。孔子曾赞扬弟子颜渊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一箪食,一瓢饮”,这是常人无法忍受的贫穷、简陋的生活,而颜渊处之不但不忧愁苦闷,反而自得其乐。在做学问上,孟二冬教授就是个不以为苦、乐在其中的人。正如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所说“这个资料性的冷僻的课题,既不会轰动,也不能赚钱,而要从汗牛充栋的历史典籍中搜寻相关材料,补正前人的不足,无异于披沙拣金、大海捞针,是非常耗时费事的。”而孟教授却在这被别人看来既枯燥又乏味的工作中坚持了下来。

在“孟二冬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光明日报社记者付小悦同志说过她的报道“没有停留于对他做学问之清苦的简单描摹,而是更进一步强调学问中人所享受的乐趣”;孟二冬教授远离名利、自甘清贫寂寞,在学术界功利和浮躁之风日盛的环境下,竟可以从容捧书来看。身处陋室,却能如风行水上。试想这样一位儒雅的古典文学学者,沉浸在古籍研究与教书育人之乐中,八风吹不动,胜似闲庭信步,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学者风范吧。

作为一个师者对学生的影响往往是潜移默化的。孟二冬教授多年来在上课坚持使用竖行繁体为学生板书,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今天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我们学习很多年。言传还要身教。孟教授主动要求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边”,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为学生讲课。他对教育、对学生高度的热爱的责任感都是建立在他对学生关爱之心上的。同时,他治学严谨,这与他身上折射出来的深厚的文化修养及他高尚的品德相结合,让后来者高山仰止而心向往之。

孟教授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优秀校友,我的几位老师就是孟二冬教授当年读大学时的同窗。老师多次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与孟教授的交往及孟教授各方面的事迹。我们也从报刊、网络上了解了很多,他的年龄和我父亲年龄相当,感觉他就是一位平易近人的父辈。记得去年4月,孟教授离世的噩耗传来,举系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当时我们的古代汉语课正在学习律诗,教这门课的常洪老师给班里的70多名同学布置了一道作业:每人写一首悼词或挽联来悼念孟教授。律诗的写作要求很高,同学们只是尝试,写的也不成熟,但却都是发自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我写的是《吾辈当学孟二冬》:“烛光燃尽照心明,北大学子痛失声。石河飘起哀如黛,故园宿州泪挽莹。板凳当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光环浮名视草芥,吾辈当学孟二冬”。我想我们学习孟教授,就是要学习他的“为学勤奋刻苦;为文执著严谨;为师勤勉敬业;为人诚朴谦和”。

周治杰老师是孟教授当年在中文系读书时的系主任兼班主任,如今他虽已退休六、七载,但一直关心后进、关心系里的发展。我曾和他有过一些交流,请教他如何学习古代文学。我说自己在古代文学方面没有多少悟性,也没有灵敏的反应速度,能学好吗?周老师就谈到了他的得意门生孟二冬,低调内敛、厚重诚朴是当年的孟教授留给周老师对的印象。“二冬不善于言谈,但他在学习上能够把自己沉下去,能耐得住寂寞,甘坐冷板凳,古代文学学习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听了这些我很受鼓舞,有领导、老师的关心和鼓励,加之学校优良的学习环境,我们更有责任走孟二冬教授走过的成长道路,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将孟二冬精神传承下去。

文学院04级汉语言文学本科班付琼

快速导航